南京银行(601009.CN)

南京银行新一届高管履职 高拨备、低不良=藏粮过冬?

时间:20-09-28 10:22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南京银行(601009)新一届高管履职 高拨备、低不良=藏粮过冬?

K图 601009_0

近日,南京银行(601009,SH)发布第九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决议公告,披露了新一届高管团队的阵容。

从“一正六副”的行长配置一口气上调到“一正八副”,南京银行成功刷新了上市银行中,行长级高管的最高纪录,也为近年来,南京银行的高管被查、行长变更、定增曲折、监管约谈等管理问题给出了一个终极的解答。不知新一届的管理层能带给南京银行怎样的改变?

为此,《商讯·公司金融》盘点了南京银行2020年中报数据发现,虽然上半年经营表现比较稳健,但其高拨备、低不良的状况,对于投资者始终是一个谜。

对于南京银行未来是否会依靠高拨备来释放利润,《商讯·公司金融》曾函至南京银行半年报披露邮箱,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复,其财报中所披露的电话也无人接通。

高拨备、低不良仍存

近日,南京银行发布第九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决议公告,董事会同意选举胡升荣担任本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从即日起至本届董事会届满之日止;同意聘任林静然为南京银行行长,兼任公司财务负责人;同意聘任朱钢、周文凯、周洪生、刘恩奇、米乐、宋清松、江志纯、陈晓江为公司副行长。

随着新一届高管的就位,《商讯·公司金融》盘点了一下近期发布的南京银行中报。

南京银行2020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南京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77.38亿元,同比上升6.6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72.76亿元,同比增长4.86%。

截至今年6月末,南京银行资产总额1.46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215.24亿元,增幅9.05%。存款余额9453.06亿元,较年初增长953.90亿元,增幅11.22%;贷款余额6551.89亿元,较年初增长863.25 亿元,增幅15.17%。

南京银行表示,公司金融业务以新五年战略规划为引领,聚焦实体客群,完善客户管理; 加强业务与产品创新变革能力,打造板块内拳头产品;加强整合协同,提高业务效率。不断强化公司金融业务竞争力,巩固投行债融市场优势地位,围绕服务实体经济,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中心,做实、做大、做精小微及普惠客群, 积极推进普惠金融业务发展。

南京银行新一届高管履职   对于营收的增加,南京银行归功于利息收入的增加,但同比去年上半年,利息的净收入却是存在略微下降。今年上半年,南京银行的利息净收入占比为64.96%,同比下降2.07个百分点;非息净收入占比为35.04%,同比上升2.07个百分点。

报告显示,南京银行主要监管指标保持稳定,截至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0.90%;得益于“一波三折”的定增的完成,该行资本充足率14.68%,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9.77%,分别较年初上升1.65个百分点和0.90个百分点。

但《商讯·公司金融》发现,南京银行的高拨备低不良的现象依然存在。截至今年6月末,南京银行的拨备覆盖率虽同比下降16.34个百分点,但仍高达401.39%。

近年来南京银行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0年6月,南京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457.32%、462.54%、462.68%、417.73%、401.39%,均高于400%。

在拨备覆盖率持续较高的同时,南京银行的不良率却一直维持在1%以下。2016年至2020年6月底,南京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87%、0.86%、0.89%、0.89%、0.90%,处于相对稳定状态。

根据2019年9月26日,财政部网站发布的《金融企业财务规则(征求意见稿)》显示,为真实反映金融企业经营成果,防止金融企业利用准备金调节利润,对于大幅超提准备金予以规范。以银行业金融机构为例,监管部门要求的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150%,对于超过监管要求2倍以上,应视为存在隐藏利润的倾向,要对超额计提部分还原成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

而早在2018年3月,原银监会也曾下发过通知,将150%的拨备覆盖率硬性要求,调整为120%~150%的弹性区间,贷款拨备率则由2.5%调整到1.5%~2.5%。

某银行人士也曾对媒体表示,“拨备覆盖率维持在很高的水平,主要还是为了以丰补歉、藏粮过冬。”一方面,银行出于对自身情况的预判,需要在盈利较好的时候,增加拨备预备未来风险暴露,另一方面也要处理存量不良资产。

据此计算,南京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已超标准2倍多。不排除未来南京银行存在依靠拨备覆盖率的释放来保持利润的增长。

另外,2016年至2020年6月,南京银行核销及转出的不良贷款为32.59亿元、18.76亿元、30.32亿元、51.47亿元、20.41亿元

在减值准备计提方面,2016年至2020年6月,南京银行分别计提71.20亿元、37.68亿元、65.94亿元、80.42亿元、37.0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证监会曾在去年10月份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要求南京银行,对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在两方面进行说明:一是结合同业情况,说明不良贷款率较低的原因及合理性,不良贷款划分是否真实谨慎;二是贷款减值核销是否谨慎合规,是否对不良贷款金额的真实性准确性构成影响。

内控机制失调

《商讯·公司金融》发现,近两年来,南京银行因高管被查、行长变更、定增曲折、监管约谈、评级下调等多问题多次登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2020年以来,随着监管机构对中小银行的监管日趋严格,中小银行的违法违规行为也在进一步显露。今年6月,南京银行更是创纪录般2天内收到21张罚单,引发一阵哗然。

6月4日、5日两天,江苏银保监局以及江苏各地银保监分局对南京银行开具罚单共21张,合计罚没金额超1400万元。其中,信贷、理财、同业等业务成为南京银行受罚的“重灾区”。

21张罚单中,16张开向了南京银行各地分行、下属支行及其员工,涉及江北新区分行、扬州分行、盐城分行、南通分行、镇江分行、宿迁分行、无锡分行、泰州分行、连云港分行、淮安分行、常州分行和大厂支行,罚没金额778.75万元;5张罚单开向了南京银行总行,罚没金额649.7701万元。

南京银行及其各地分行的违规事由主要涉及信贷资产被挪用,违规办理信用证业务,发放消费贷款进入证券市场和房地产市场,贷款发放严重不审慎,个人消费贷款资金被挪用于购买理财、投资证券、购房或偿还贷款等。

在这些处罚单中,最为严重的就是对南京银行总行的罚单,罚款610万元,并没收违法所得137701元。江苏银保监局列出了其13项违规事由,包括:将部分银行承担风险的业务纳入统一授信管理;同业投资资金违规用于支付土地出让金;同业投资资金违规用于上市公司定向增发;同业投资资金违规用于土地储备开发;违规为第三方金融机构同业投资业务提供信用担保;理财产品之间相互调节收益;理财资金投资非标债权资产总额超过规定上限;面向一般个人客户销售的理财产品违规投资权益类资产;理财资金与自营资金未充分隔离;理财投资非标业务未比照自营贷款管理;关联方管理不全面;违规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债券投资操作不规范。

另外,江苏银保监局及各地分局认为南京银行多位分行行长、副行长、负责人对分管部门长期失察,让业务长期处于无章可循状态,存在明显失职行为。

(文章来源:商讯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