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空悬8个月之后,南京银行行长或尘埃落定!往事并不如烟,民生空降兵林静然能否力挽狂澜?

发布时间:2020-01-23 09:30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来源:行长要参

民生银行南京分行行长林静然有可能成为南京银行(601009)新一任行长。

要参君

继去年5月份,南京银行前行长束行农调任南京农发展集团任副董事长之后,该行行长一职已空缺近8个月之久,不过近日,这一职位的人选也有了新迹象。

据权威人士向“行长要参”透露,民生银行南京分行行长林静然有可能成为南京银行新一任行长,但是这一任命并没有完全确认。

作为全国最早上市的三家城商行之一,南京银行自去年以来可谓是饱受争议。去年年初,“债市一姐”戴娟被传“失联”一事一下子把南京银行推向了风口浪尖之上,彼时,南京银行也成为了金融圈关注的焦点。可曾想,这件事不过只是一个开始。几个月后,南京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行长束行农因工作调动辞职,束调至南京新农发展集团任副董事长。然而束行农的调任并未使此事结束,林静然的空降又能否力挽狂澜,则备受期待。

民生空降兵林静然或补位行长一职

备受关注的南京银行近期或将迎来新行长,同样在南京任职的民生银行南京分行行长林静然空降南京银行的可能性极大。

出生于1974年6月的林静然1995年毕业于南京审计大学,2006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现任民生银行南京分行党委书记、行长,江苏省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

在加入民生银行之前,林静然曾在中行工作过几年,1995年-2003年,其在中行南京玄武支行工作,期间就任分理处主任、副行长(主持工作)。2003年-2005年,在中行南京新港支行工作,任行长。2005年,林静然开始加入民生银行南京分行工作,先后任公司业务二部总经理、江宁支行行长、机电部总监。之后,林又在民生银行无锡分行、昆明分行、苏州分行多个岗位进行历练。

2015年3月,时隔多年之后,林静然又回到民生银行南京分行工作,担任该分行的行长一职。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6月,林静然还当选了第十一届江苏省工商联(总商会)副主席。

据业内人士评价称,“林静然为人儒雅,谈吐不凡,在民生银行各个分行经受过历练,拥有丰富的银行从业经验,较为睿智。”从近年来民生银行南京分行的业绩也能看出一二。截止2018年末,民生银行南京分行各项存款余额超过2800亿元,各项贷款余额突破2200亿元,主要经营指标在民生银行系统内和省内同类股份制银行中稳居前列。

但是,林静然刚刚接手民生银行南京分行之时,又是另一番情形。当时,国内外经济形势错综复杂,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加大,中国经济迈入新常态;利率市场化不断深入,对银行盈利模式和经营管理水平提出了新挑战;区域金融风险频发,对银行风险管控提出了更高要求;互联网金融爆发式增长,民营银行开闸设立,行业竞争日趋激烈,银行业进入低速增长阶段;等等。可以说,银行业发展正面临着一个“寒冬”。民生银行南京分行同样面临着这些挑战,

面对挑战,林静然紧紧围绕民生银行总行“凤凰计划”,深入推进改革转型,提出了打造创新银行、特色银行、效益银行”等,成效显著。

在城商行梯队中,南京银行是最早登陆A股的城商行之一,其它两家分别是宁波银行和北京银行。2018年7月份,南京银行140亿元增资计划意外被否,2019年5月21日,南京银行又重启增资计划,三日后又宣布该行行长束行农辞职。一环接着一环,林静然的空降又能否使南京银行走出舆论的漩涡,值得期待。让人好奇背后究竟有着怎么的故事。

原南京银行行长束行农往事

不仅新行长的人选受人关注,南京银行前行长束行农的往事也不得不提。

2019年2月,戴娟被传“失联”一事把南京银行推向了风口浪尖之上,彼时,南京银行也成为了金融圈关注的焦点。可曾想,这件事不过只是一个开始。2019年5月24日,南京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行长束行农先生因工作调动原因,于当日向公司董事会提交辞职报告,辞去行长等职务。之后,南京银行行长一职暂由董事长胡升荣先生代为履行。

值得关注的是,束行农任期截止2020年5月,提前近一年调动着实有些突然。另据了解,束行农的调动属于平调,都是正局级。然而,这件事并没有随着束行农的调任而结束。去年6月份,有媒体报道束行农端午节期间被有关部门带走,并披露了诸多细节,但是这一消息很快被束行农回复并不属实。2019年11月份,南京新农发展集团官网上面,关于束行农的任职信息已被撤下。此前,南京新农发展集团官网领导页面显示,束行农为集团副董事长、党委委员,位列党委书记、董事长施泽平和总经理宗仁之后。据财新报道,束行农最近被留置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束行农现年57岁,其在南京银行多个岗位历练多年,是南京银行一手培养起来的高管。截止到辞职之日,束行农已经在这家万亿级城商行工作近二十五年。束行农自2017年6月任南京银行行长,在束行农之前,南京银行行长为胡升荣,二人同时分别上任董事长、行长职位。

在到南京银行工作前,束行农曾经有过一段军旅生涯,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615团排长、南京陆军指挥学院教学参谋。1994年8月进入信联证券,迈入金融行业。束曾历任南京信联证券营业部副经理、经理,南京银行资金计划处副处长,资金交易部副总经理,资金营运中心总经理;2008年1月起任南京银行副行长,南京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兼总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2017年5月起任南京银行党委副书记、行长、财务负责人(兼)、执行董事。

作为债券行业第一批交易员,束行农称得上是南京银行银行间债券交易市场以及债券投行业务的元老级人物,更是市场公认的大佬。曾掌管南京银行资金运营中心长达十多年,又长期分管投行和金融市场等核心业务部门,市场经验颇为丰富,是名副其实的“债市专家”。

“当年南京银行在束行农的带领下,业务做得蒸蒸日上。束行农带着一批女交易员打拼市场,是早年中国债市的佳话。”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表示。而这一批女交易员中,就包括戴娟。

债市一姐“戴娟”沉浮录

作为债市的重要参与机构,南京银行向市场输送了很多债市专业人才,戴娟就是其中一位。

2012年,戴娟在专业期刊发表了一篇名为《博观而约取后积而薄发――南京银行债市15周年感悟》的文章,她以见证者口吻,写下了南京银行债券业务的发展历程。

“从1997年最早的总行管理部门资金计划处下的资金科,专门做资金套利交易;到2001年的资金交易部;到2002年南京银行债券现货买卖交易量拿下市场第一;再到2002年6月,资金营运中心作为总行直属经营单位从计财部剥离,南京银行债券业务跨出了专业经营的第一步,成为银行间债券市场债券业务经营部门改革的先行者。“

从文章中可以看到,南京银行债券业务的起点是1997年,也就是在那一年,戴娟与南京银行22年的情缘就此展开。彼时,南京银行刚刚成立一年有余――除了政策性支持,在市场上它拥有的只是:名不经传、地域限制、团队缺失、发展方向……

然而,戴娟是幸运的,因为南京银行成长的速度很快,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大力发展银行间债券市场业务,而她又恰好乘上了最快的那一班车。

作为债市第一批从业者,她在债市中一路摸爬滚打,通过二十多年的努力,最终从一个交易员,到资金运营中心总经理、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再到资产管理部总经理。自此,江湖中多了一位“债市一姐”。

自古千里马能成成名,离不开伯乐的赏识,戴娟也不例外,束行农便是她的伯乐、上级领导、兼师父,戴娟可以称得上是束行农带出的第一干将。

为了进一步开拓银行间市场业务,2013年10月,南京银行牵头成立了以64家中小银行为基础的同业圈――“紫金山?鑫合金融家俱乐部”。圈子大了,免不了会有风雨。

2013年,债市掀起反腐风暴,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多位昔日金融行业精英被查。从银行系到非银行系:工行私人银行部副总经理王华、恒丰银行资管部总经理李晓强、上银基金子公司负责人冯坚、国信证券孙明霞,万家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经理助理邹煜……这些游刃在金融与监管之间的高级玩家,逐渐从江湖消失,但是债市反腐的硝烟一直不曾消散。

之后,便发生了去年2月20日,戴娟以及其它两位南京银行高管辞职协助调查一事,这个故事之后又将有怎么样的后续,值得关注。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